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IT

任正非華為拿下華爾街也行

IT
来源: 作者: 2019-06-07 16:30:00

  如果华为不用供应商的系统,就相当于建立了一个封闭的系统,而这必然会能量耗尽,要死亡的。

  中国创造不了价值是因为缺少土壤,这个土壤就是产权保护制度。在硅谷,大家拼命地加班,说不定一夜暴富了。大家也知道Facebook这个东西,它能出现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这个东西要是在中国出现的话,它有可能被拷贝抄袭多遍,不要说原创人会被抛弃,连最先的抄袭者也会家破人亡。

  在美國有嚴格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,你是不能抄的,你抄了就罰你幾十億美金。這么嚴格的保護制度,誰都知道不能隨便侵犯他人。實際上保護知識產權是我們自己的需要,而不是別人用來打壓我們的手段,如果認識到這一點,幾十年、上百年后我們國家的科技就有希望了。但是科技不是一個急功近利的問題,一個理論的突破,構成社會價值貢獻需要二三十年。

  对未来的投资不能手软

  华为在创新问题上有几点共识:第一,一定要强调价值理论,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,一定是为了创造价值。第二,我们要更多地宽容失败。宽容失败也要有具体的评价机制,不是所有的领域都允许大规模的宽容失败。高端研究领域,我认为模糊区域更多。有一些区域并不是模糊的,就不允许乱来,比如说工程的承包等都是可以清晰数量化的,做不好就说明管理能力低。高端研究是模糊区域,我们不知道它未来会是什么样子,会做成什么。因此,你们(华为高端领域的研究员工)在思想上要放得更开,将来你可以到外面去喝咖啡,与人思想碰撞,把你的感慨写出来,发到上,引领一代新人思考。也许不止是华为看到你了,社会其他领域的人也看到你了,那没关系,我们是要给社会做贡献的。当你的感慨可以去影响别人的时候,别人就顺着路走下去,也许他就走成功了。所以在创新问题上,更多的是一种承前启后。

  今天汉语非常好用,主要是因为有汉语拼音。这得感谢1955年全国文字改革会议的民主氛围。以及汉语拼音伟大的贡献者复旦大学教授周有光,他现在已经100多岁了。他过去致力于工业救国,一直学经济。后来晚年才改研究语言的。到1979年,他认为要到国际标准化组织去陈述中国对文字的观点,别人就邀请他去了。上飞机之前,单位告诉他,因为你是外方邀请的,中国不负责所有差旅费,所以他上飞机的时候连一个美金也没有。于是他一分钱也没有就去了巴黎。他用三年的努力,给国际标准化组织争取到中国要使用这个方法来拼音文字。不然,我们的汉字就无法溶入电脑时代,多伟大呀!我们的文字改革经历了几百年,今天汉字变得这么简单,年轻人学文化这么容易,都是靠这么奋斗来的。因此,要构成一个突破,需要几代人付出极大的努力。

气滞血瘀型痛经怎样来做调理比较合理
月经量多还是量少好
月经量多可以吃什么调理身体好

相关推荐